(是在思念某人啦)


三楼的阳台视野很好,恰巧高过栽种在庭院的树尖儿一点。木子洋倚在护栏上不知在远眺什么。
别墅的周边有很大一块空场将它与旁的房屋分开,以供每个有钱人都能有独享空间的小院。而因为匆匆搬来的缘故,僻静的院中还没来得及安装照明设备,只有门口的小灯泡坚持不懈地照亮那几块儿地砖。

木子洋并不喜欢在漆黑的夜晚现身室外,就像前两天发的那条被粉丝调侃为“天气播报”的微博也是透过窗户拍下的。极为安静的夜晚到底藏着些什么,他一点儿也不想知道。

胸口没来由地沉闷,纵使是将窗户彻底敞开向复苏的蚊子们发出邀请也没能缓和一丝一毫。木子洋难得感觉到烦躁,丝绸睡衣的衣角被他细心塞入裤中,紧贴肌肤的薄料衬得身材更为修长。
在持续烦闷与罕有撞鬼可能的二选一下,木子洋自暴自弃地打开窗门,这才有了最初的场景。

微凉晚风不时拂过裸露肌肤惹得那人微微颤栗,挽起袖子看着渐起的鸡皮疙瘩木子洋决定做点儿什么当作热身。
当火机声响从他手中发出,一缕烟丝紧随划破寂静长空,他的指尖染上淡淡烟草味道。
纯白烟雾自他口中吸入充斥口腔,尔后又经由肺部碾转消化,再次吐出时已然接近透明。

尼古丁随着每次吞吐攀升脑内神经中枢,不断刺激使其释放多巴胺唤醒亢奋神经。
木子洋颇为享受地眯起眼眸,透过徐徐氤氲眺望远处天空。
多云天气没能露出一颗星星,月光透过云层间隙笼罩着大地,最后一口烟也没能带走他的苦恼。

——北京已经很久没下过暴雨了。

隐藏在漫长黑夜中的寂寥开始崭露头角。

评论
热度(11)

© 少年他的奇幻漂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