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在思念某人啦)

三楼的阳台视野很好,恰巧高过栽种在庭院的树尖儿一点。木子洋倚在护栏上不知在远眺什么。
别墅的周边有很大一块空场将它与旁的房屋分开,以供每个有钱人都能有独享空间的小院。而因为匆匆搬来的缘故,僻静的院中还没来得及安装照明设备,只有门口的小灯泡坚持不懈地照亮那几块儿地砖。

木子洋并不喜欢在漆黑的夜晚现身室外,就像前两天发的那条被粉丝调侃为“天气播报”的微博也是透过窗户拍下的。极为安静的夜晚到底藏着些什么,他一点儿也不想知道。

胸口没来由地沉闷,纵使是将窗户彻底敞开向复苏的蚊子们发出邀请也没能缓和一丝一毫。木子洋难得感觉到烦躁,丝绸睡衣的衣角被他细心塞入裤中,紧贴肌肤的薄料衬得身材更为修长...

【洋农】—————— 01

没有名字,不知道会不会续写。
灵光一闪的产物,可能会ooc。

————————————

时间没能让伤口愈合,只是徒增溃烂程度。

看着在台上与人侃侃而谈的他思绪恍然回到最后一次颁奖结束,那个会刻意跑来戳弄背部只为讨一个抱抱的小孩长大了。
他的目光不止再拘束于大厂的风景,而是向着世界进发了。

——

“陈立农。”

自打口中反复咀嚼那人姓名,搭在椅背上的手不知何时已经握成拳状。
木子洋莫名感到口干唇燥。

泛白的指节击打在厚重椅背上发出一声闷响,就像他此刻犹如被巨石堵住的心房。
五月的北京正在逐渐转暖,时冷时热的天气也终于回归正常。站在三楼的阳台上,木子洋点燃了一根烟,尼古丁的摄入也没能让心内不耐减弱一丝一毫。
他看着烟雾氤氲...

Toy&Miko。

双结局。

其实个人更满足第二BE结局。

10年后梗。


呃其实……如果觉得我写的文,稍微能接受一点的话。

我不介意你们关注我的微博啦——毕竟算是第一时间更文?

贴吧的话哥哥扭蛋贴吧里也有。


微博ID:@Toy_岸優太


Road&Miko。

Road&Miko。BE/剧情延伸/架空向。

看完第七集简直虐卒...。


某一年的某一天,Road再次被新妹妹抱着期望扭了出来,然而他却再不记得自己曾为了谁而难过,为了谁而被消除纪录。他只知道现在自己将要贯彻到底的事——保护自己眼前的少女。Road勾起嘴角,再次摆出了那最帅的姿势。“请多关照!”


Toy&Ray。1

TR。HE/剧情延伸。

以后大概会经常更哥哥扭蛋的同人文,还请多多指教。


- 女孩子的吻,是软软甜甜的呢。

- 但是相比之下,你的吻却更加令人向往。


由于一些原因而导致Melo被消除后,原本充斥着[MeloMelo-☆]气息的雫石一家也终于冷静了下来。

废弃的被装饰着五颜六色的彩灯的巴士依旧静静地伫立在草地中央,Toy坐在巴士最后的位子上望着窗外有些发呆。

“女孩子的吻呢……”

指尖不经意摩挲着唇畔,似乎当时一瞬被吻的触感犹存一般。不过比起亲吻的触感,Toy更在意的依旧是Melo口中的,能够帮他找回记忆的魔法。——尽管事实证明Melo...

© 少年他的奇幻漂流。 | Powered by LOFTER